CCTV12报道罗春利律师代理的王某致死案获轻判

  发布时间:2015-02-02 13:49:33 点击数:

    索引:此案王某因妻子婚外情而动刀杀人致对方死亡,经辩护人据理力争,法院最终轻判被告人十五年有期徒刑。

             王某故意伤害致死案辩护词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王某的委托,担任其辩护人,现就其故意伤害一案,根据庭审举证、质证和法庭辩论的情况,发表如下辩护意见,其中第一项是定性的意见,第二项至第八项为从轻减轻处罚的量刑意见。

一、被告人的行为应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而非故意伤害罪

1、根据案发当时的情况,在凌晨三点钟,被告人回到家中,当喊妻子开门,自己的居室内开灯后意外发现有男人的身影在屋内出现,且那男子从屋内出来勿忙躲在屋边的黑夹道内,为了查清此人的身份,因为被告人身体弱小所以才持刀用来防身,被告人没有持刀伤人的故意。

2、第二从刀伤的部位上看,刀伤位于被害人左上臂前侧,并非常人所明知的心肺头等致命部位上,也并非身体主躯干上,并非故意所为,发生伤亡后果纯属意外和偶然。

3、被告人在事发当时“站着未动”,是被害人向外跑的过程中形成的动能,“撞”到被告人的刀上,才致发生被害人左臂受伤的后果。被告人在侦查机关的供述中所称“扎”系侦查人员在讯问时误导被告人“‘扎’和‘撞’是一样的”,被告人才在笔录上签字,该情况已经在庭审中当庭向法庭陈述清楚。

4、发生损害后果后,被告人王某和前妻周某还出门寻找,最终未找到,因被害人有手机,故以为其会自行治疗或向人求救,不可能发生较大的损害后果,因此被告人对最终结果的发生并没有预见。

根据以上理由可知,被告人持刀相向面对赤裸上身的被害人向外猛冲逃跑撞至刀口上,从主观上被告人的行为没有故意伤害他人的故意,虽然持刀相向不躲避被害人的逃跑方向可能会对被害人造成伤害被告人应当有所预见,但当时在凌晨三点钟,被告人突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已经不知所措,对到底是应拦住被害人查个究竟,还是这样放走被害人以免发生对被害人的损害后果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一时怔住了,大脑一片空白,所以站着未动,但因刀口锋利和被告人用刀握刀,被害人猛撞所误伤,因此被告人的行为符合刑法上疏忽大意的过失犯罪构成要件。也就是说,被告人应当意识到对一个赤身的人持刀相向的行为可能会造成损害后果,但因为一时懵了不知所措疏忽大意而未能预见,这才导致本案损害结果的发生,因此本案定性应当为过失致人死亡罪,按刑法第二百三十三条定罪量刑。 (过失致人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因被告人无前科,在逃亡的十三年中一直遵纪守法,对其适用缓刑也不致再危害社会,因此建议对被告人适用缓刑。

二、被害人对损害行为的发生存在重大过错,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有妇之夫与有夫之妇的同居行为无论是道德还是法律都是不允许的,这是严重危害婚姻家庭安全的不耻行为,但本案中恰恰我们的被害人与被告人的前妻在凌晨三点钟,两个人关灯同处一室,被告人当场发现,辩护人认为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女方丈夫的被告人或者是其他男人情绪都会异常激动,持刀相向发生误伤行为一定程度上属情有可原。反过来说,如果被害人不与被告人的妻子有染,不在凌晨三点钟时还在被告人家里过夜,也绝不会刺激被告人去持刀相向,被告人身有残疾,左手除一个手指残缺尚在,其余四指尽失,对于一个身材弱小的残疾人,本来其心智就与正常人有差异,自尊心偏强,对于突如其来的打击承受能力较弱,遇到这样的场景,持刀在他看来是一个突然闪现和不得不做的自我选择和保护,而被害人对该结果的发生无疑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希望法庭能慎重考虑量刑。

三、被告人系偶犯、初犯。

无论是在本案案发之前的二十多年里还是在案发之后的十三年中,被告人一直没有前科劣迹,与周围的亲戚、朋友、乡邻相处融洽,待人和谒,助人为乐,为人耿直善良,努力打工,不但从不与人打架,甚至都从不与人争吵,这些都有他的朋友、乡邻、打工的同事证言为证。本案的发生纯属偶然,突然的事件导致突然的行为,被告人自己甚至就象做梦一样,为了这个不理智的行为被告人已经逃亡十三年,风餐露宿,过着东躲西藏的非人生活,且被告人对自己的行为已经懊悔不已,因此即使将被告人放归社会,也不致再危害社会。

四、被告人属激愤情急后才误伤他人。

作为一个自尊心极强的残疾人,对于一个自己的爱妻突然与另一个男人在凌晨三点在自己的住处偷情激愤持刀而致误伤他人,理应与其他预谋的残忍的犯罪行为区别对待,对其从轻处理。

五、被告人归案后积极坦白,有认罪悔罪表现。

被告人到案后,积极配合司法机关,坦白自己的犯罪事实,多次口供前后一致连贯,没有翻供和隐瞒,证明其已经认识到自己行为的社会危害,真诚认罪悔罪,对此也应当从轻量刑。

六、被告人伤人后积极寻找过被害人,主观犯罪恶性很小。

根据王某第2次口供第2页,以及周某第5次口供第3页,证实在事发后,王某和周某担心发生严重的后果曾经单独和共同出去寻找过被害人,最终没有找到,因被害人有手机,他们相信被害人会自救或向他人求救,自信不会发生任何较重后果。这说明王某其实并不希望被害人发生任何意外,且他也做了自己的努力和合理注意。

七、十三个自然人或组织分别为被告人出具了申请从轻处理的文书。

包括XX市XX街道办事处XX村民委员会在内以及十二个与被告人相识的打工朋友、同事、乡邻、人大代表等均为被告人出具了对其从轻处理的书面申请,说明了被告人平时一直是诚实善良,邻里关系、亲属关系、夫妻关系处理得当,为人耿直、乐于助人,从不与人争吵,虽手有残疾,但踏实能干,不是一个对有害的人,因此请求对其从轻处理。说明被告人的为人和品行一直良好,不宜对其重判,肯请法庭给予考虑。

八、被告人家属部分赔偿被害人。

由于被告人十余年来一直逃亡在外,收入微薄,度日艰难,连抚养儿子都很困难,所以根本没有任何积蓄,其家属也都是农民,母亲早逝,父亲负病在身,经济条件都很差,在这种情况下其家属筹借了一万元作为对被害人的部分赔偿,其余赔偿被告人愿意在有生之年尽其所能尽量弥补。

综上所述,被告人的行为理应按过失致人死亡罪定罪量刑,因为系初犯、偶犯,无前科,品行一直良好,到案后积极坦白,有认罪悔罪表现,本案被害人也有重大过错,被告人属激愤情境下误伤,被告人家属也能尽其所能赔偿被害人家属等情况,请法庭对被告人慎重量刑,因被告人主观恶性极小,放归社会也不致再发生任何危害,辩护人建议对其适用缓刑。

本案中,被告人的持刀行为是本案危害结果发生的最直接的原因,但被害人与被告人前妻的偷情同居行为是本案发生的最直接诱因,本案的直接后果让被害人丧失了宝贵的生命,而被告人也未能最终保全自己的婚姻,为此苦苦逃亡十三年,日日煎熬,夜夜担心,最后还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一条生命丧失、两个家庭均已破碎,被害人是受害人,但被告人又何尝不是受害人呢。被告人已经为自己的冲动受到惩罚,因此希望法庭能给被告人一次机会对其轻判,让其早日回归社会,回报社会,回报被害人的亲属。

此致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律师:罗春利

                    2012年 1月


上一篇:癫痫驾车病发致三死两伤,助被害人家属申冤肇事者获重罚 下一篇:罗春利律师为被告人余某某贪污、受贿案成功辩护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