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为组织领导黑社会组织案主犯辩护

  发布时间:2015-02-02 16:16:57 点击数:

成功为组织领导黑社会组织案辩护获轻判

索引:吉林某煤老板涉黑案,最高可判无期徒刑甚至死刑,经辩护人一二审辩护,此案人民法院最终获轻判十三年。

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李XX的委托,指派本律师为其所涉嫌的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敲诈勒索罪、故意伤害罪、寻畔滋事罪进行辩护。现根据庭审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的情况,特郑重发表如下辩护意见,望予重视。

一、起诉书指控的李XX所犯寻畔滋事罪均不成立。

寻衅滋事罪,是指无事生非,起哄闹事,殴打伤害无辜,肆意挑衅,横行霸道,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公共秩序。寻衅滋事罪侵犯的主要不是特定的人身、人格或公私财产,而是主要指向社会秩序,向整个社会挑战,蔑视社会主义道德和法制。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无事生非,起哄捣乱,无理取闹,殴打伤害无辜,肆意挑衅,横行霸道,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根据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的规定,寻衅滋事罪所指的“随意殴打他人”是指,情节恶劣的随意殴打他人,目的是出于耍威风、取乐等不健康动机,无故、无理殴打相识或者素不相识的人。

但是,起诉书所指控的李XX所涉及的寻畔滋事罪的四件个案中,都不是在公共场所,而是在李XX所在的煤矿管辖区域内,且均是针对特定的人,即对偷窃或来公司滋事的人,并且是李XX负责的防盗及保卫范围内发生的纠纷,因此李XX根本没有挑战公共秩序或社会秩序。并且,在被指控的四起案件中,均是因为被害人违反了煤矿公司的管理制度或者违法侵害了煤矿公司的财产权益,甚至有的可能涉嫌犯罪的情况下李XX为了维护公司合法财产权益时发生的,没有一起是无事生非,没有一起是无故起哄闹事,没有一起是无故殴打伤害无辜,没有一起是无故肆意挑畔,没有一起是无故横行霸道,没有一起是出于耍威风、取乐等不健康动机无故、无理殴打他人。因此起诉书所指控李XX所犯寻畔滋事罪的四个个案均没有事实基础和法律依据。现分述如下:

1、刘XX

本案发生于20XXXX日,起因在于刘XX驾车辗压了煤矿公司刚修好的XX家到XXX树的水泥路,毁坏了XX公司财产,且发生口角后刘XX率先动刀,为了维护公司合法财产权益,其中一个叫“小X”的人给刘XX造成了伤害,但李XX并未参与打人和扎人,一方面,刘XX及在场人均指认一个“大约有1.73米左右高,30左右岁”的“瘦子”扎的刘XX,而李XX1.65身高四十岁的“胖子”,被害人所指认的人正是那个叫“小伟”的,李XX并非加害人,而且李XX一直在充当拉架和正当防卫的角色,因此本案中,李XX根本不存在所谓的犯罪故意、犯罪动机和犯罪行为。从本案的发生原因来看,责任完全在于刘XX,刘XX压坏了公司刚修好的水泥路,不但不想赔偿,还蛮横地先举刀相向,才导致冲突发生,李XX一是没有参与打人伤人,二是出于自卫,。从本案的处理结果来看,无论刘XX是否存在违法和过错,XX公司不但未予追究还赔偿了刘XX9万余元,刘XX对此亦不再追究。另外,本案在卷宗里没有辨认笔录,因此公诉机关对李XX的指控缺少重要证据。

综上所述,即使本案事实存在,但事出有因,刘XX本人有重大过错,且对本案已不再追究,双方已经进行刑事和解,赔偿已经全部到位。对本起案件不宜作为刑事案件处理,李XX本人在案中未伤人打人还参与拉架,更不该对此承担刑事责任。该案事出原因清晰明了,根本不可能构成寻畔滋事,当然也不宜按故意伤害再行追究。

2、杨XXX案

本案发生的时间大约在2009年,发生原因是因为XX煤矿与XX村界址不明等历史遗留问题,双方发生争执,此案中只有轻微推搡扯拉,根本无法达到犯罪标准,不能进行刑事追究。

更重要的是,本案中无论是杨XX的询问笔录、其他被告人讯问笔录,还是李XX本人的讯问笔录,都没有指证或提及李XX参与了此事,李XX本人对此也矢口否认了参与,但不知道什么原因起诉书却将此案也记在李XX的名下,辩护人不知道指控的依据在哪?

3、刘XX、姜XX案

1)、起诉书的这一部分指控与事实不符。其一,并非起诉书所称的姜XXX给刘XX混装了一铲子煤,而是铲车司机王XX,学给刘XX装了 煤。其二,绝对不是混装,而是赤裸裸的盗窃行为。而正是因为刘XX的盗窃行为,XX煤矿保安们才将刘XX和姜XX等两人抓到矿上。这一事实有XXXXX派出所出具的情况说明予以证实。

  (2)、关于本案的细节分歧。案发当时20103月侦查证据证明,本案起因是刘XX、姜XX和王XX共同盗窃XX煤矿的煤。据XX煤矿保安刘XX的证人证言,王XX给刘XX装了2满铲煤,每铲有4吨多,煤价为400元每吨,价值3600余元。据姜XX陈述,2010317日、18日,XX煤矿铲车司机王XX让姜XX找人帮他从煤矿里带煤出来,姜XX就给刘XX打了电话,刘XX没有反对。当天下午2时,刘XX到姜XX门前,打电话让姜XX上了刘XX的车,刘XX给了姜XX650元钱,说王XX给他装了2铲煤,让他给王XX34分钟后,王XX就骑摩托车到了,姜XX给了王XX650元,王XX分了50元给姜XX,共计拉了89吨煤。

20122月,在XX省公安厅刑侦局介入此案后,这起简单的盗窃案出现了复杂的变化,刘XX、姜XX摇身一变成了受害人,口供也变了。一是刘XX2铲煤说成了一铲煤;二是刘XX将自己说成了未参与盗窃的无辜受害者。然而,刘XX的陈述不仅前后自相矛盾,且无法与姜XX的陈述相互印证。1、刘XX201223日陈述,给了姜XX400500元钱; 22012411日,又说给了姜XX300元钱; 32012413日,其又说给了姜XX500元钱。刘XX之所以在分赃这个关键细节上,前后有四种不同的说法,其中肯定是有假的,而产生虚假证言的原因,除了其想推卸自己的责任之外,还可能受到外界的怂恿,否则他不敢如此撒谎。

关于刘XX给姜XX钱的原因,他改口说是姜XX找他要的,是给司机王XX的电话费。只是这个理由无论如何也难以让人信服。刘XX给王XX钱的真实原因,是因为那是他和王XX共同盗窃的赃款。刘XX给姜XX钱,也不是姜XX找他要的,而是王XX和他沟通好后,安排他交给姜XX代收的。关于这一点,姜XX2010325日以及2012412日的陈述是完全一致的。

3)、关于刘XX这一指控。辩护人认为,首先,这是XX公司针对一起盗窃行为的维权行为,辩护人认为XX公司的维权行为不当,有违法之嫌。但必须肯定的是,刘XX、王XX和姜XX三人共同实施了偷煤的行为是客观存在的。关于这一点,共同盗窃人之间的口供是可以相互印证,基本一致。当然,在这一起针对偷煤的案件中,由于关键证人铲车司机王XX始终没有到案,故对证实刘XX参与偷煤一事存在一定的障碍,但刘XX参与偷煤的重大嫌疑是无论如何是无法排除的,他是脱不了干系的。在目前缺乏王XX的证言情况下,刘XX是否与姜XX和王XX共同偷煤,姜XX的供述就至关重要了。而姜XX的证言无论是案发当时的证言,还是在XXX涉黑案专案组调查时,其证言始终是稳定的,都供述其在王XX和刘XX之间起到了穿针引线的作用,并且将刘XX的好处费转交给了王XX。而刘XX一直在极力推卸自己偷煤的责任,声称自己对偷煤是完全不知情的,其挨打是完全无辜的。趋利避害是人之本能,狡辩更是犯罪人的本能,这是无可厚非的。但如果司法人员对犯罪嫌疑人的狡辩不加分析地全盘接受,则是彻底渎职,也是失职。我们必须审慎地对刘XX的证言辨别真伪。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刘XX最初隐晦间接地承担自己参与偷煤,最后彻底否定了自己参与偷煤一事,但其始终承认自己让姜XX将钱转交给王XX,这一点是确凿无疑,确定可信的,而不确定的只是究竟偷了多少煤,给了姜XX多少钱,以及其是如何与姜XX和王XX事前通谋偷煤,而这些案件细节对于确定本案这个寻衅滋事案件,并不是关键细节。

在本案中,陈XX等人致刘XX造成了人身伤害,经依法鉴定属于轻微伤。寻衅滋事罪属于扰乱公共秩序罪,而在本案中,不可能存在扰乱公共秩序,发案地点是XX公司的办公室的室内,XX公司不是公共场合,而具体的案发地点是室内,也不涉及到扰乱公共秩序的可能。被告人陈XX等人有明确的目的,且事由有因,也不属于寻衅滋事罪中的随意殴打他人。

随意殴打是不成立的,完全是有根据的。

 

4、候XX案

该案发生于2010年6月,事件起因仍然是侯XX偷拿了属于煤矿所有的一把斧子未上交煤矿,想私自占为已有,后被李XX等人发现而事发。本案中,李XX使用不当手段,只应对该行为承担法律后果,该案中侯XX的伤情没有鉴定结论,无就诊记录和报告,理应就是皮外伤,甚至连轻微伤都构不上,所以不应该对李XX追究刑事责任。且该案同样事出有因,被害人存在偷窃的违法行为,有错在先,李XX的行为不存在为取乐、寻求精神刺激无故殴打他人的事实,所以也不可能构成寻畔滋事。

二、起诉书所指控的李XX犯敲诈勒索罪名不成立。

所谓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事实上在本案中,XX公司系盗窃犯罪行为的受害人,李XX等人的行为系出于保护公司合法财产的目的,不具有敲诈勒索罪的构成要件。在曹XX偷煤行为发生后,公司本打算报警的,但是顾及到亲属关系才未及时报案。本案中涉及的李XX等被告人均系XX公司员工,其行为均系维护公司合法财产的职务行为,所有涉案人员均无非法占有王XX财产的主观故意。

1、本案中曹XX、王XX、施XX应属合谋盗窃,且已盗窃既遂,王XX与施XX的陈述自相矛盾、且与事实严重相悖。理由是:王XX、施XX,以及王XX妻子仝XX的在是否参与偷煤一事上的陈述出奇的一致,就是说开始的时候不知道曹XX的煤是偷的,但后来怀疑他的煤是偷的,就不再敢给他拉了。开始在XX煤矿拉煤时,都是按XX公司卖煤的正常程序,都经过检斤,都有出门证,后来在丁家煤矿(或XX煤矿)拉的七车煤,没有检斤,所以怀疑曹XX偷煤,以后再不给曹XX拉了。

上述这种陈述貌似很有逻辑,内在却存在严重矛盾。假设三人开始不知道曹XX的煤是偷的,在拉XX煤矿(或XX煤矿)拉煤的第一天的第一车(笔录中称第天拉一车)时,就没有经过检斤,象王XX这样经常拉煤的人都会知道,没有经过检斤这煤就拉了出走,最后根本无法核算重量和最后结算,煤矿不可能这样让人拉煤,即使是内部关系煤也必须要有个数才行,如果不用计数就拉出去,这煤百分百是偷的。所以在王XX、施XX拉第一车煤的时候,就已经确定无疑知道这煤肯定是偷的,他们之所以没有将它捅破,也故意不问曹XX原因,仍然继续为其连续七天共拉了七车未检斤的煤,虽然明着未与曹XX合谋,但却在明知的情况下暗中帮助了曹XX偷煤,曹XX获得大部分利益,王XX和施XX与获得了运费、差价款、差量款等巨大收益,双方各得其所。因此曹XX成立职务侵占罪,王XX和施XX成立盗窃罪和销售赃物罪。

2、李XX在本案中仅仅是履行了自己的工作职责,即追查违法犯罪行为。其中使用了不当的殴打手段,理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但本案中李XX未参与赔偿协议的起草、签订及赔偿的落实,李XX在本案中未取得任何利益,所以不可能存在敲诈的主观故意。且本案中王XX仅是皮外伤,主要由陈XX用竹条子抽打形成,且王XX未到医院就诊,显然其伤情很轻,故李XX不该对此承担刑事责任。起诉书指控李XX共同敲诈没有事实依据。

3、对于施XX,李XX未参与审讯。对于施XX赔偿的协商过程、最后赔偿的落实李XX丝毫未参与其中,起诉书指控对施XX的审讯和逼迫是在被告人李XX的参与下进行的,没有事实依据和证据基础,系无中生有,因此李XX敲诈施XX根本就不成立。

综上所述,王XX、施XX与曹XX一样参与了偷煤一案,应对其进行刑事追究。且在偷煤的数量,价值上存在悬疑,公诉机关有责任予以查明并将有罪之人绳之以法,三人的罪责确定后才能对本案的罪与非罪进行认定,否则本案的认定就会失去其重要基础,还有可能判错案,请贵院予以慎重对待。李XX在本案当中只存在治安行政责任,不应对其进行刑事追究。

三、李XX案中,起诉书指控的李XX犯故意伤害罪不能成立。

本案发生于2009年2月6日,发生原因系李XX喝酒后到二道煤矿里故意寻畔滋事,李XX为了维护煤矿的正常经营秩序打了李XX,双方在XX镇派出所二位民警的主持下达成和解,签订了《和解书》,李XX、唐XX二人赔偿李XX三万元,赔偿均已到位,李XX不再追究责任,因此该案不应该再作为刑事案件处理,李XX本人也不该再对此承担刑事责任。另外,本案中虽然赔偿李XX的钱先是煤矿公司所出,但最后实际从李XX的工资当中扣除的,李XX对此也承担了较重的经济责任。此事已经经过刑事和解,如果仍然对李XX再追究刑事责任,则与我国刑事和解制度相背离,另外此案例一出,此后不会再有人相信刑事和解,这种司法处理对受害人赔偿的落实,受害人权益保护、以及此后其他案件的刑事和解是有害而无利的,因此希望贵院对此慎重处理,不要对本案进行重复处理,再行追究。

四、董XX等人,包括李XX在内的全部被告人不构成黑社会性质组织,李XX也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的立法解释,刑法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应当同时具备以下特征:(一)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二)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三)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四)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者纵容,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本案中各被告人不构成黑社会组织,理由如下:

第一,本案各被告人根本没有所谓的稳定的犯罪组织,更没有明确等级划分,当然更没有明确的犯罪分工。各被告人在公司中均担任正常的、合法的职务,收入均是正常的合法的薪酬,公司也不存在黑社会组织的暴利,不能因为公司职员在公司任职一段时间就认定是黑社会组织的固定成员,不能因为在工作中使用了一些不正当的过激手段就认定为黑社会犯罪,李XX和XX煤矿的其他2000名员工一样,只是一名普通职员,不可能是黑社会组织的成员。

第二,XX煤矿,不但不以犯罪为主要的营利手段,而是以正常合法经营煤矿的开采、出售获得合法收入,在XX煤矿任职的各被告人也仅仅赚取自己应得的工资收入,根本没有非法的高额的犯罪收益,因此不存在“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来获取经济利益”的事实。在李XX所涉及的各案件中,均是起先由被害人侵害了煤矿公司的财产权益或者严重干扰的公司的正常经营秩序,李XX为了履行公司交付的保卫职责而作出的职务行为。各个案件中,李XX都是主动为之,以尽已之责,甚至有的打人行为还被公司处罚,比如李XX 案中,李XX的打人行为就被公司处罚用工资最后承担了李XX的三万元赔偿。如果是黑社会组织对于成员打人来维护组织利益,怎么可能不赏却罚呢?显然,这并非黑社会组织所为。由此可见,本案中并不存在黑社会组织,黑社会组织所特有的“组织特征”在本案中并不存在。

第三、本案各被告人不存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的事实。就李XX所参与的各个案件中,起因均是因被害人偷窃煤矿财物、或到公司无理取闹,李XX仅仅是在保护公司财产和正常经营秩序而采取的保护手段。保护方式虽然过激,但也没有达到欺压、残害的程度。且绝大部分案件中,被害人均得到了高额赔偿,也同意不再追究李XX的责任。可见,李XX所涉及各个案件均是在正常途径下,通过合法渠道,有一些甚至通过司法机关进行的正当处理。因此李XX不存在为非作恶事实,更达不到欺压残害群众的程度。

第四、本案中,不存在保护伞,相反,很多个案中,司法机关也在秉公执法,在这种情况下,各被告人根本没有“称霸一方”的可能性。立法解释所指的“一定行业的非法控制”肯定是指一个或多个行业内对众多同行业公司有“非法控制”,本案中XX煤矿只对自己煤矿的财产保护和秩序维护进行管理和约束,没有触及任何其他煤炭公司,所以肯定没有对煤矿行业的非法控制;立法解释所指的“一定区域的非法控制”肯定是指对较大范围内的社会公共区域进行非法控制。本案中所涉及的各个案件仅仅系XX公司旗下的四家煤矿在自己管理范围内发生的,是煤矿自家“院内”之事,其触手根本没有触及广大社会公共区域,因此本案根本达不到对一定社会区域的非法控制。

综合上述四点,本案中各被告人不可能形成所谓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更不是以犯罪作为主要营利手段,对于立法解释的四个特征没有一个是符合的,起诉书指控的罪名严重失实,望贵院仔细斟酌,慎重处理。

五、本案卷宗当中,众多讯问笔录、询问笔录均无侦查人员签字,属于非法证据,不能予以采信。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116条,“讯问犯罪嫌疑人必须由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的侦查人员负责进行。讯问的时候,侦查人员不得少于二人。”《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一百七十七条,“讯问犯罪嫌疑人,必须由侦查人员进行。讯问的时候,侦查人员不得少于二人。……讯问笔录上所列项目,应当按规定填写齐全。侦查人员、翻译人员应当在讯问笔录上签名或者盖章。……”依此,案卷当中众多无侦查人员签字的笔录均无法证实是否合法采集,且严重违反法律规定的程序,不能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因为刑事诉讼是决定是否剥夺人的人身自由和生命的重要司法行为,因此程序必须合法进行,否则被告人和辩护人有权申请非法证据排除,请贵院予以重视。

六、王XX两所平房的价格鉴定结论存在重大问题,应予重新鉴定。

第一,在该鉴定结论首部明确写明“遵循独立、客观、公正的原则”,“依法对饮水机的价格进行鉴定”,该鉴定机构和鉴定人员对于鉴定结论书这样重要材料的首部总领全篇的显眼段落也能出现“饮水机”这样的低级错误,只能说明该鉴定和该鉴定人员对此鉴定极不负责,极其草率,极不规范,否则怎么可能出现这样低级错误?这种错误来源显然是,鉴定人复印了和抄袭了原来原饮水机的鉴定结论,部分内容未仔细斟酌和推敲就草草出具,因此辩护人有理由相信,鉴定结论的其他内容也会犯相同的错误,因此该鉴定结论必须另行委托其他鉴定机构重新进行鉴定,否则就是对众多被告人人身自由的严重亵渎和不负责任。

第二,该鉴定结论没有明确的价格鉴定过程,没有明确价格计算公式。该鉴定结论称进行了“调查取证”,通过“市场调查”决定鉴定标的的价格,但是到底进行了哪些调查取证,如何进行市场调查,如何依据调查的资料进行计算得出结论却没有任何阐述,只有最后的两所平房的价格结论。那么辩护人和被告人怎么可能知道鉴定结论所依据的调查和计算是否合法,是否有效?依据这样的鉴定结论判案,如果它有重大失实和重大错误,则是对被告人的人权的严重不负责任。

第三,该鉴定结论与实际市场情况存在重大矛盾。根据市场情况,有房照的房会比无房照的房价格高得很多,很多人不敢买无房照的房,本案当中的104平方米的房是无房照的房,是未经批准擅自建造违章建筑,土地主管部门的罚款恰恰证明了这一点,且罚款收据上明确写明是“临时用地”和“临时房”,但是根据鉴定结论经简单计算,50平米有房照的住宅1900元每平方米,而104平方米无房照的临时性房屋是1800元每平方米,两都均价仅差100元,差价只有5%左右,这显然不符合市场经济规律,可见鉴定结论所依据的市场调查肯定是毫无根本的无稽之谈。

因此,请贵院不要采信该价格鉴定结论,并重新进行鉴定。

综上,排除已经进行刑事和解的案件,排除轻微的治安案件,排除没有追诉事实和证据的案件,排除没有主观故意和非法占有事实的案件,李XX的行为没有应当再被追究的新的犯罪事实,当然也不能构成累犯,辩护人认为李XX无罪,理应对其释放处理。

此致

XX市人民法院

                                         辩护人:罗春利

                                     2012年   月    日

 


上一篇:罗春利律师正在代理快播公司高管涉黄大案 下一篇:罗律师代理基金公司2亿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大案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