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律师代理的德内大街塌陷案开庭,“挖坑代表”认错不认罪

  发布时间:2016-05-18 09:50:53 点击数:

      昨日,李宝俊(中)在庭审现场。因身体不适,李宝俊一直坐轮椅参加庭审。 新华社发(左宁 摄)

 

        昨日下午,坍塌的德内大街93号院内,现场散落着生活用品等,仍是一片废墟。新京报记者 左燕燕 摄

  新京报讯 (记者左燕燕)去年初,时为徐州市人大代表的李宝俊因私挖地下室而导致德胜门内大街93号门前发生坍塌。昨日上午,因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被称为“挖坑代表”的业主李宝俊、建筑施工队负责人卢祖富以及现场负责人李海轮在西城法院受审。李宝俊当庭未认罪,称施工的所有事项应由受其委托的承包商负责,自己没有“法定义务”。

直接经济损失增至580万

  公诉机关指控称,2014年5月至次年1月,李宝俊违反建筑施工安全相关管理规定,在所购德胜门内大街93号院内建设改造,并委托给卢祖富的个体施工队。

  本身无建筑资质条件的卢祖富,指派无执业资格的李海轮负责施工现场管理、指挥等工作。李宝俊要求卢祖富超出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的内容,违法建设地下室,深挖基坑。

2015年1月24日3时许,因基坑支护结构不合理、支护结构承载力不足、地下水控制不力,导致施工现场发生坍塌。

  事故造成东侧毗邻的德胜门内大街道路塌陷、北侧毗邻的部分民房倒塌破坏,毗邻的办公楼等建筑破坏。

  同时,还导致德胜门外大街由北向南交通中断,影响周边居民和多家单位正常的生活和办公秩序。

  新京报记者了解到,检方提起公诉后,因出现新的证据,变更了起诉书部分内容,其中直接经济损失增加了290余万元,达到580余万元。

检方认为,李宝俊和卢、李二人在建设作业中违反有关安全管理规定,造成基坑坍塌,并导致相邻路面塌陷、房屋倒塌或受损、交通拥堵等严重后果,情节特别恶劣,应当以重大责任事故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李宝俊表示后悔 “回避”指控

  “承包商和我签署了合同,我也给他汇了一百万,他主动提出来办手续,拿许可证,这事我没有法定义务”,对于检方指控,李宝俊辩称,自己委托了承包商,施工的所有事项应由对方来负责。

  不过李宝俊承认,从一开始买下这座四合院,他就打算要挖地下室,增加实际面积,让房子升值。“刚开始拿到的图纸设计,是地上三层地下两层,由于地上没有加盖成功,开始往下深挖。”

  “是谁提出把地下室从2层改建到5层的?”公诉人问道。李宝俊沉默下来,没有回答。

  “你是否说过多挖一层就多赚一层的钱?”李宝俊依旧沉默,过了一会儿,他语气缓慢说道:“我当时是说在保障安全,施工合适的情况下,是可以的。”

  庭审最后陈述阶段,李宝俊表示后悔。但对于重大责任事故罪的指控,他一直没有给出正面回答,“我确实负有一定责任,但不至于到刑事责任的地步。”

  李宝俊的辩护律师也表示,李将工程委托给第三方,不是直接负责人,与事故没有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同时李宝俊已经公开致歉,交付了200余万元赔款,希望法庭能够考虑。

延伸

  地下两层图纸 挖出了五层

  德内大街93号院工程负责现场管理的李海轮及老板卢祖富,均以重大责任事故罪被诉,两人在李宝俊之前先后出庭。

  “93号院的地下室编制了专项施工方案吗?进行专家论证了吗?对你们进行安全技术教育了吗?……”检察官的多次发问,李海轮都回答没有。

  对于下挖到地下五层,两人表示,是李宝俊提出来并要求的。“我和工人反对过,但他坚持,说挖得多我们赚得也多。”

  李海轮称,他当时看到一张工程图纸,但设计的是到地下二层,三至五层没有图纸,只是套用二层的图纸继续开挖。当挖到12米多时,发现有水,后来挖到第4层15米多时,钻机往地下探时,发现有流沙。

  “越往下的梁越小,但承重更多,我觉得危险要求换成大的,但他让我相信卢祖富”,李海轮说,卢祖富换过一次钢梁,他为此直接找了李宝俊,但也没有说服对方。

  卢祖富说,在施工过程中有政府部门过来要求整改,2014年10月北京市规划委还曾要求停止违建、原修原建,“后来李宝俊给我打电话,说这个事情已经解决了,让我们继续挖。”

现场

  李宝俊身体不适休庭 医护人员待命

  昨日上午11时许,作为第一被告的李宝俊在庭审时最后一个受审。他头发花白,由于身体原因,一直坐在轮椅上,与上次出现在公众面前相比憔悴许多,说话声音低沉。对于公诉人的问题,他起初几乎不发一言,或者只是轻微点头或摇头。

  在等待审讯的过程中,李宝俊身体曾出现问题。法官特意询问他能否坚持庭审,李宝俊点点头表示可以。医护人员则站在一旁待命,随时处理紧急情况。

  下午4点30分,持续一天的庭审即将结束,李宝俊突然出现不适,脸色较差,俯下身子侧靠在轮椅上,医护人员匆忙赶上前来,打开医疗箱紧急处理,法警将李宝俊推出法庭。法官表示,庭审休庭5分钟。

  据了解,李宝俊身体状况长期较差,之前一直被羁押在北京市公安医院。而在此前央视的采访中,李宝俊称事发后高血压复发,一直躺在病床上接受采访。

  “他已经是快60岁的人了,身体一直不好,患有高血压。”李宝俊的辩护律师表示,这个事故对李宝俊的病情肯定也有影响,此前一直处于治疗中,之前的交流都是躺在病床上。

回访

  塌陷处仍是废墟 部分受损住户在外租房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德内大街93号院,房屋塌陷处四周被2米多高的蓝色钢板围挡着,透过围栏,仍可见大量残垣断壁形成的废墟,窗户玻璃、鞋子、水壶及家用品随处散落,破碎的砖瓦、土块等杂物堆积着,已经长出杂草。塌陷内部的四周均由黄色铁棍支撑。

  北侧89号院内空无一人,接壤93号院的民房只剩下一堵北墙,倒塌部分仍是一片废墟。另一侧民房都锁着门,玻璃上布满灰尘,敲门无人回应。89号院相邻的则是一家酒类经销商,由于受坍塌影响,门面一直处于关闭状态。

  89号院的居民金先生介绍,自家的房子当时没有塌,但后来被评为危房,已经无法居住,“我们一家8口人,都在外面挤在小的出租房里。”

  对于其他邻居,金先生表示,受塌方影响的居民大概有6家,没有过多联系,“只知道都在外面租了房子住,或者是住在旅馆里。”

  什刹海街道办表示,对于受损住户,一直按每人每天150元的标准发放救助金。

“孩子都在这附近上学,搬得远了不方便,虽然有些补助,但这边房租也比较贵,一个月房租1万左右。”金先生称,听说法院有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正在考虑走法律程序索赔。

上一篇:杀人不敢回乡潜逃13年落网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