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浮沉:碎片形式存儲增加偵破難度

  发布时间:2015-06-09 22:50:39 点击数:

"快播"浮沉
  快播公司在王欣的要求下,將伺服器文件的存儲方式由之前整段的加密文件改為不完整的碎片形式存儲。也正是這一轉變,加大了司法機關偵破難度
  2014年8月8日,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快播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欣,在逃往境外110天后被抓捕歸案,最終司法機關以其涉嫌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起訴。
  王欣等人涉嫌犯罪的案件將於近日在北京海澱區法院開庭審理。
  與王欣一同被起訴的還有快播公司快播事業部總經理吳銘、技術平臺部總監張克東、市場部總監牛文舉以及作為被告單位的快播公司。
  綜觀快播案的發生、發展以及關鍵環節,正是盜版和傳播淫穢視頻這兩件事,快播公司幾經波折也未能徹底糾正,從而導致該公司走向了深淵。
  整改不利
  1980年出生的湖南人王欣,在經歷兩次創業失敗之後,于2007年成立快播公司。快播公司利用P2P技術開發的qvod流媒體點播系統迅速躥紅,主要是在天使投資融資後,截至2012年9月,快播總安裝量已超過3億。
  據快播公司網路開發組的一名負責人介紹,P2P是一個點對點傳輸的平臺,而快播是一個連接站長伺服器中視頻地址的工具,把用戶和站長聯繫起來。只要有自己的網站,理論上誰都可以成為站長。站長可以選擇快播也可以選擇其他播放軟體,因此快播無法有效制約站長上傳淫穢視頻。
  "站長是免費試用快播軟體的,不需要跟快播公司簽訂任何的協議或者合同等具有約束性的文件,甚至根本就不用見面,不需要任何聯繫。"這位負責人説。
  正是這種模式,讓盜版和淫穢視頻在其平臺上猖獗。
  實際上快播公司的盈利有三塊,一是快玩事業部的遊戲,二是快播事業部的廣告和搜索引擎的分成,三是機頂盒的銷售。據了解,從2012年至2014年3月,快播公司的營業收入為5.4億元人民幣,其中快播廣告收入佔到61%,快玩遊戲為38%。
  無論其收入情況如何,快速發展的快播公司始終與"盜版"和"色情"相關聯,開始讓這家公司向谷底走去的,是下面這起"涉黃"案件。
  2012年5月8日,四川省成都市公安局網安支隊偵破一起淫穢色情案件,抓獲淫穢色情網站開辦者。經查發現該網站利用採集技術,從快播資源站上自動採集淫穢視頻。公安機關認為,快播公司對合作網站缺乏審核措施。
  2013年3月8日,深圳市公安局網警支隊應快播公司的申請,掛牌成立網監警務室,持續跟進快播公司的有關資訊安全工作。快播公司亦依據要求,向深圳市公安局網警支隊提交了其自行整理的不良關鍵詞240組,遮罩過濾1300余個不良網站。
  知情人介紹説,剛開始這些措施還有一定作用,但後來效果就不明顯了,之後王欣也不再認真檢查。"王欣雖然明知快播能播放很多淫穢視頻,但他覺得監管系統能遮罩一部分淫穢內容。"此外,王欣認為網際網路+上的內容太多了,監管不過來。
  "生存"的機會就這樣悄然失去。
  據了解,快播公司在全國各地有上千台伺服器,由該公司各個部門管理,因伺服器有雲存儲暫存功能,站長、用戶均可上傳視頻,而伺服器又共用了這個功能,所以伺服器上也會有淫穢視頻。
  就雲存儲暫存功能,知情人做了進一步的解釋。其稱,如果多個用戶用快播播放器觀看同一視頻,對這個視頻的點擊率高,就會造成用戶觀看速度慢的現象,因此快播公司將用戶經常觀看的視頻先下載到暫存伺服器上,這樣用戶觀看的時候就直接從伺服器上調取,暫存伺服器裏的視頻什麼內容都有,包括淫穢視頻。
  快播公司的高層管理者稱,快播公司從技術層面不可能徹底解決淫穢視頻問題,但主要還是因為對淫穢視頻的徹底遮罩可能會遮罩掉其他視頻,從而影響快播的用戶群。
  "圍獵"快播
  2013年,快播公司開始成為"眾矢之的"。
  這一年11月13日,優酷馬鈴薯、搜狐視頻、騰訊視頻等聯合發起"中國網路視頻反盜版聯合行動",矛頭直指快播公司等網路視頻盜版和盜鏈行為。
  12月30日,國家版權局聯合國家網際網路+信息辦公室、工業和資訊化部、公安部公佈2013年打擊網路侵權盜版專項治理"劍網行動"工作成果,通報國家版權局直接查辦的百度[微網志]、快播侵權等十大較為典型的案件。國家版權局對百度、快播分別處以責令停止侵權行為、罰款25萬元的行政處罰。
  此後,快播公司在王欣的要求下,將伺服器文件的存儲方式由之前的整段加密文件改為不完整的碎片形式存儲。直至2014年2月,快播公司所有暫存伺服器內的視頻全部採用了碎片化存儲的方式。"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避免侵權。"快播公司的多名員工透露。
  2014年4月國家有關部門"凈網行動"開始後,也許是預感到危機,當月16日晚9時33分,快播公司官方微網志前後發佈了兩條內容表示,將投資原創內容以及關閉QVOD伺服器,徹底清除利用快播技術的盜版和低俗內容。但這並未能改變快播公司的命運,轉型還未開始,快播即陷入行政處罰和刑事犯罪的漩渦之中。
  2013年5月16日,全國"掃黃打非"辦公室通報稱,快播因涉嫌傳播淫穢色情資訊擬被吊銷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公安部門已立案調查,該公司多名工作人員被刑拘。據了解,目前遭刑拘的多名員工被取保候審。
  知情人介紹,在快播公司被查抄的前一天晚11時左右,王欣就有一種預感,公司可能要出事情。他給公司的一些員工打電話交待工作後,次日零時左右,王欣與其愛人前往香港,淩晨2時入住香港香格里拉酒店。"被查抄的當天上午,快播公司員工給王欣發郵件説警察包圍了公司,他還回電讓大家保持冷靜,等待律師處理。"知情人説,之後,王欣的愛人回到深圳,王欣則飛抵南韓。
  2014年5月30日,北京市海澱區檢察院以涉嫌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批准逮捕王欣。因王欣潛逃,次日,公安部發佈紅色通緝令。
  同年7月28日,被告單位快播公司、被告人王欣等人因涉嫌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被移送海澱區檢察院審查起訴。
  同年8月7日,王欣被南韓濟州出入境外事部門扣留在機場。次日零時,經國際司法合作渠道,王欣被移交給中國警方。
  雙方分歧
  北京市公安局[微網志]治安總隊副總隊長樊宏宇在接受央視採訪時稱,從2014年的1月8日開始,快播公司用碎片式的存儲模式,使辦案人員無法從伺服器上獲取到完整的淫穢視頻,給整個偵查工作造成了一定的困難。
  2015年2月6日,海澱區檢察院對此案提起公訴。據相關司法文書顯示,被告單位快播公司自2007年12月成立以來,該公司及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王欣、吳銘、張克東、牛文舉以牟利為目的,在明知QVOD媒體伺服器安裝程式及快播播放器被網路用戶用於發佈、搜索、下載、播放淫穢視頻的情況下,仍予以放任,導致大量淫穢視頻在國際網際網路上傳播。
  2013年11月18日,北京海澱區文化委員會查獲快播公司託管伺服器四台。後北京市公安局從上述四台伺服器中提取25175個視頻文件進行鑒定,認定其中屬於淫穢視頻的文件為17022個。
  就檢方起訴,王欣方辯護律師找相關專家進行了論證,程式上參與論證的有中國政法大學終身教授陳光中、教授樊崇義等5人。前述專家提出,海澱區文化委員會先行登記保存四台伺服器的行為不符合法定程式,由此收集的證據材料亦不應作為定案根據;此外,這些專家認為,偵查機關沒有提供必要的證據材料證明所提取的電子數據具有完整性和真實性。
  電子數據與傳統證據最大的區別在於,其易丟失特性及易篡改特性,因此嚴格規範收集、提取電子數據的程式,以確保電子證據的真實性和完整性。幾位專家認為,偵查機關提取電子數據之前,儲存電子數據的伺服器已經被他人操作,因此需提供必要證據材料證明所提取電子數據具有完整性和真實性。
  海澱區檢察院在起訴中認為,快播公司及王欣等四人以牟利為目的,傳播淫穢物品,情節特別嚴重,其行為觸犯了《刑法》第363條第一款、366條和30條、31條之規定,應當以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追究上述被告單位和各被告人的刑事責任。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局長劉紹武在接受央視採訪表示,最高法、最高檢的司法解釋明確規定,明知在網上製造、傳播、販賣、複製淫穢色情資訊的,仍然給予提供服務的,以共犯論處。
  對此,北京師範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名譽院長高銘暄、北京師範大學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暨法學院院長趙秉志等人給予論證意見認為,快播公司及王欣主觀上對淫穢物品在快播軟體上的傳播存有過失,但不存在故意。根據在案的證據材料,快播公司履行了法定的義務,實施了對淫穢視頻的內部監控措施,由於網路用戶規避的方法很多,在現有的技術條件下,無論採取何種手段和方法也很難完全杜絕淫穢物品的傳播。雖然快播公司的這些措施並沒有將淫穢視頻全部遮罩掉,但這與快播公司沒有履行法定義務之間不能劃等號。
  上述專家還提出,本案中,雖然網路用戶可以通過快播公司的播放器觀看淫穢視頻,但快播公司並不從發佈者、搜索者、下載者等網路用戶處收取費用,也沒有在網路用戶觀看視頻之前加入廣告。因此,沒有從網路用戶使用快播軟體觀看淫穢視頻中獲取利益,控方在起訴書中也並未提及快播公司在此事中獲得的收入,因此認為,其行為不符合傳播淫穢物品牟利罪客觀方面的要求。
  目前,該案已開過庭前會議,在近日將進行的庭審中,上述爭議亦有可能成為法庭上辯論的焦點, 孰是孰非,有待公正之判決。 

上一篇:快播公司四人传播淫秽物品被公诉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