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水纺织公司与眉山玻璃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中国裁判文书网 发布时间:2020/8/24 14:23:08 点击数:
导读:衡水纺织公司与眉山玻璃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9)川1402民初4295号原告:衡水纺织公司,住所地:河北省衡水滨湖新区魏屯镇东町村。法定代表人:苏XX,执行董事。委

衡水纺织公司与眉山玻璃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9)川1402民初4295号

原告:衡水纺织公司,住所地:河北省衡水滨湖新区魏屯镇东町村。

法定代表人:苏XX,执行董事。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文炎,北京市中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眉山玻璃公司,住所地: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太和镇狮子湾村。

法定代表人:何X,董事长。

原告衡水纺织公司(以下简称:衡水纺织公司)诉被告眉山玻璃公司(以下简称:荣津玻璃钢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衡水纺织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文炎到庭参加诉讼,被告荣津玻璃钢公司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本案现已缺席审理终结。

原告衡水纺织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被告给付原告货款423,100元;2.判令被告给付原告拖欠货款的利息,以423,100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自2016年10月1日起至该款付清时止;3、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诉讼中,原告申请对被告的银行账户内存款在500,000元予以保全,本院已裁定对被告账户予以保全。事实及理由:原告是供方,被告是需方,原告多次给被告供应夹纱布和网格布,原告多次要求被告给付上诉货款,被告均以各种理由拒绝,原告为维护合法权益诉至法院。

被告荣津玻璃钢公司未答辩,也未提交证据。

原告衡水纺织公司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如下证据:1、2016年10月4日的应收款对账函、2018年2月5日应收款对账函,拟证明被告拖欠原告货款423,100元;2、2009年4月28日对账函、2011年2月25日合同书、2016年3月11日合同书,拟证明自2007年以来,原告和被告就有业务往来,原告是供方,被告是需方;3、原告公司名称变更证明,拟证明2014年3月12日,冀州市汇丰纺织有限责任公司名称变更为衡水纺织公司;4、农业银行冀州市支行联行来账凭证、农业银行衡水分行大额支付入账通知书,拟证明被告曾支付原告部分货款580,000元;5、原告的发货清单,拟证明原告给被告的部分发货情况。

对原告提交的以上证据被告未到庭进行质证,本院依法对以上证据予以确认。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经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从2007年起,荣津玻璃公司与衡水纺织公司建立了买卖合同关系,原告作为供方供应夹砂布与网格布,被告作为需方,双方交易期间,既有书面合同,亦有口头合同。2011年3月至2016年10月原被告之间发生多笔往来业务。2007年7月至2013年8月,被告荣津玻璃钢公司陆续通过中国建设银行四川省分行向原告衡水纺织公司支付货款共计580,000元。2016年10月4日,衡水纺织公司向荣津玻璃钢公司发出应收款对账函,载明:“承蒙贵公司业务上对我公司多年的支持与厚爱,在此谨致以真诚的谢意,截至日期2016年10月1日,我公司账面显示贵公司应付未付款项为423,100元,限于核实”。荣津玻璃钢公司与衡水纺织公司均盖章予以确认。2018年2月5日,衡水纺织公司再次出具应收款对账函对荣津玻璃钢公司的应付未付款项423,100元进行确认,荣津玻璃钢公司与衡水纺织公司均加盖公章予以确认。

另查,冀州市汇丰纺织有限责任公司在2014年3月12日变更为衡水纺织公司。

本院认为,买卖合同是出卖人转移标的物的所有权于买受人,买受人支付价款的合同,双方构成买卖合同关系,且合法有效。买卖合同一方当事人以对账确认函、债权确认书等函件证明存在买卖合同关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本案中,原被告双方的买卖合同、发货清单、支付货款的凭证以及对账函可以证明原被告之间的买卖合同关系事实,原告是供货方,被告是需方。在2016年10月4日,原被告双方以对账函的形式确认被告拖欠原告货款的金额为423,100元,并在2018年重新对该笔欠款金额进行确认。因此,被告欠货款423,100元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原告的该项请求本院依法予以支持。关于拖欠货款的利息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规定:买卖合同没有约定逾期付款违约金或者该违约金的计算方式,出卖人以买受人违约为由主张赔偿逾期付款损失的,人民法院可以中国人民同期同类人民币贷款基准利率为基础,参照逾期罚息利率标准计算。本案中,由于原被告双方没有约定逾期付款的资金占用利息,原告请求从被告逾期付款之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利息,本院予以支持。被告荣津玻璃钢公司经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视为其放弃相应的诉讼权利。据此,为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民事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三十条、第一百五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买卖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由被告眉山玻璃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支付原告衡水纺织公司的货款423,100元及利息(利息计算方式:以本金423,100元为基数,从2016年10月4日起,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至本金付清之日止)。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的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3,823元,保全费3,020元,由被告眉山玻璃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四川省眉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龙跃明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十二日

书记员  张诗晨

 


上一篇:贸易公司与大连公司民间借贷纠纷管辖民事裁定书 下一篇: